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园地 >> 学生活动 >> 正文

潮汕人独一无二的成人礼(下)

时间:14-06-19 00:40:11 点击:

三、采访实录,近现代出花园仪式 ——从30年代到00年代,不同时期的出花园 记者张舒斐和李宇洁在实地考察时随机采访的资料提取了以下典型的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同时为了照顾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已经把潮汕方言翻译成普通话,以下皆是翻译版。 案例1 被采访人:潮阳棉城70老奶奶(其妈妈曾在30年代出过花园) 案例主人公:老奶奶的妈妈 (由于年代久远,当事人已经去世,所以能记下的唯有少数事物,以下是李奶奶的口述内容.) 、 记者:奶奶,你妈妈当初是怎么出花园的? 李奶奶:在那个年代,穷人家是没有过出花园,有也只给男孩子弄。虽然我妈妈是一般家庭,但是还是能给她办出花园的,那时她是在家里出花园,在床上拜公婆,同样也是要备有三牲果品,还得穿蓝色的特定服装,再穿上红肚蔸,坐在竹篾做的箩筐里。拜后她就要咬鸡头,祭品要她先吃,别人才能吃,还有我妈妈是家里最大的,下面还有弟弟妹妹。在庙里请回来的公婆母炉继续供在床顶。如果出花园者排行最小,就要把香炉丢弃于附近坑沟的清水中。 案例2 被采访人+案例主人公:潮州市区85岁老爷爷(时间跨度40年代到70年代) 记者:爷爷,你当年有没有出花园 老爷爷:怎么可能,我15时还在打战,逃命都来不及了,还有什么时间去做什么出花园,那时我跑去过藩。当时的人个个死的死,走的走,过藩的过藩,打战的打战,留下来的人也是胆战心惊,有什么心思去“出花园”。小时候有看人做过,只记得,有个小孩出花园时,穿新衣,我们那里要啊舅来出大分钱,他舅刚好是去过藩,够有钱,给他买了条皮带,那时,要那家人有钱,才能买得起皮带。出花园的男孩那时都希望阿舅能给他准备皮带。 记者:你的奴仔有出花园没? 爷爷:我的小孩都运气不好,没打战时,却穷的叮当响,有三顿可以吃就不错了,还想吃鸡咬鸡头,有粒鸡蛋吃就好死了,当时的人都没计较这些,富人才去计较,一大堆人没出过花园。后来,生活好点了,却碰上文化大革命,庙都被砸了,连老爷都不敢拜,谁人敢去出花园,一个封建迷信的屎盆子扣在你头上,十条命都死不回来。 案例3 被采访人+案例主人公:张记者的妈妈(澄海隆都人,80年代出的花园) 记者:阿妈,你当时出花园是怎么样的? 张妈妈:就是用6对花草浸水放在家里的面盆,用来洗面,没钱买衣服,就穿新年的衣服,因为那是我当时最新的衣服。然后就坐在床上,把祭品,也就是三牲果品放在“湖”里,也把“湖”放在床上,没钱买鸭,就拜鸭蛋,还拜黑鱼,猪肉,包甜的红粿桃,12碗红汤圆,一对大桔,准备好后就在床上拜公婆神,拜后就吃,12碗汤圆每一碗都要吃点,鸭蛋也要吃掉,中午就吃粉签煮蛋朱猪肉和青葱炒甜猪肝。那时虽然穷,但是基本没家人都重视起出花园,很少有人没过了。 (张记者本人是在00年代出的花园,澄海东里人,其过程跟张妈妈的差不多,但是由于各村习俗不同,张记者那里是要去老爷“摔杯”择好时日,6对花草要浸泡在新面盆和用新洗脸布,三牲果品除了鸭蛋换成卤鸭,其余是一样的。还有不同处是父母去庙里拜公婆神而不是在自己家里拜,还有拜好后不是只咬鸭头就好,还要吃鸭尾,一双鸭翅,俗称“四点金”,其余的就基本一样了。) 案例4 被采访人+案例主人公:李记者的姐姐(揭阳揭东人,在90年代出花园) 记者:阿姐,你是怎么出花园的? 李姐姐:我十五岁那年是我人生中及其重要的一年,是人生中一个重要转折点,那一年我经历了出花园,也就是说我不在是在花园里嘻戏的孩子了,我已经是可以踏出社会的成年人了。在七月初七前,家里忙了忙外,做红桃粿,给我买新衣服,红拖鞋,集齐12种花草,杀鸡等等。在初六晚上,我就用12样花草洗澡,穿上新衣服,记得当时穿是红衬衫跟牛仔裤和红内衣,还要穿上红色的新拖鞋。等到快凌晨12点的时候,就可以开始拜公婆母了。拜的也是三牲果品。拜好后要吃五碗头有猪肝葱,鲮鱼,豆腐,鸡,粉丝煮鸡蛋,要求必须要咬鸡头,其他吃个意思就行了。吃完后就可以去睡觉了。第二天也就是七月初七,我穿上新买的衣服,这一天我最大,别人都会让着我,就算今天做错事,大人一般都不会骂我。中午的时候还请来了亲人一起吃饭庆祝,那天我坐在一家之长才能做的正位上,大家跟我说各种祝福的话。 采访结束后的总结: 1、 记者在实地采访中,发现随着时代的日新月异,红衣、红木屐的款式也越来越时尚新颖。我们在潮州的服装市场、新桥路服装店发现,光是红色的衣服就有许多种类:外套、印着卡通或字母数字的带帽卫衣、运动装、连身裙、夹克、T恤等,款式时尚、舒适,充满喜气。旧时“出花园”所穿的红鞋为红木屐,如今父母们多追求方便、实用,并且要满足小孩自己的需求,于是凉鞋、靴子、布鞋以及外来的日本木屐等逐渐取代了传统木屐。故此,除了选择面变广以外,鞋子的时尚度和实用性也大大提高了。 2、 虽然出花园曾经在战乱年代和改革开放前在潮汕地区消失了一段时间,但是文化的影响是深在人心,深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所以他又再次“复活”,重现在我们的生活中,虽然随着时代的发展,其仪式跟古代比已经了简化不少,但是也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的提高,其质量却也在逐步上升,在出花园所准备的物品上的变化,可以影射出潮汕人民的生活水平越来越提高。 四、新旧文化的碰撞 ——当流行撞上传统,当时代指标撞上文化习俗,我们要如何抉择? 新中国成立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潮汕地区出现了具有地方特色的新的“成人节”,尤以汕头的成人节最为出名。 以汕头成人节为例,自 1995年开始,市人大常委会确定每年的十月八日为汕头成人节,当天,汕头市都组织上千名18周岁的青年代表在不同的地点举行隆重的成人宣誓仪式,同时几乎都有组织、开展“我与树木同成长”的植树活动,其宗旨在加强18岁青年的亲情教育,增强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培养其环保意识和家园意识,以此推动成年青年履行诺言的开端,自觉承担对国家、社会、家庭的责任,以具体实践劳动为载体,引导成年青年脚踏实地、努力实践、锻炼成才,加强家庭、学校、社会对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共同关注。当现代人越来越推崇这种具有时代性和进步性的成人礼时,而我们潮汕人也越来越接受这种新形式的成人礼来代替“出花园”我们要如何对待我们古老的成人礼“出花园”? 对于这一个问题,我想起在采访中,住在揭阳榕湖路的林老太太说:“传统的仪式由来已久,这些仪式虽然繁琐,但每一项细节都有其意义所在,不能随便落下任何一项。”和准备在农历七月初七为孩子办“出花园”的刘女士告诉我们,办这样一个仪式,即便有许多的牵强附会,但每一个细节都饱含深意与情味,希望通过它让孩子感受到父母的期望和爱意,以及懂得自己将肩负的责任义务,同时也能成为童年回忆的一部分。 或者有人说出花园是封建迷信下的产物,我不能否认它带有迷信的成分,但是它同时还是父母亲对孩子的爱的产物。它是独一无二的,是在潮汕这种独特文化下和我们父母亲的亲产生化学反应而形成的。当今,我们在弘扬新时代文化,新时代产物,但是对于传统文化,我们必须在批判中继承,假若我们只看到出花园封建迷信的一面,而选择摒弃它,失去了我们潮汕人特有的成人仪式,选择了跟其他地区一般的成人仪式,难道不会有所遗憾吗?假若,潮汕失去了出花园,失去了拜老爷,失去了“迎老爷”,这些东西一个一个被我们摒弃,失去了这些特有的文化,我们将与其他地区文化无疑。我们的潮汕除了之挂着一个潮汕的名头外,其实质还是潮汕吗,不,他就是一个换了名头就是其它名头的地方。一个民族,一个地区,一个城市,如果失去了自己的传统,失去了自己的习俗,失去了自己的文化,那将会失去了自己的个性,失去了自己的支柱,失去了自己民族,地区,城市的魅力。 当流行撞上传统,当时代指标撞上文化习俗,新旧文化的碰撞,事实上,我们不必二选一,鱼与熊掌也可兼得。我们弘扬新时代风尚,我们推崇新时代的产物,我们赞美当今新型的成人礼,但是我们也继承着我们的传统,爱护我们的潮汕文化,我们拥护这我们独一无二的出花园。希望越来越多的潮汕人能加入我们的队伍,保护我们的传统习俗,保护我们的潮汕文化,假若有一天潮汕失去了这些,我们也就失去了家,潮汕也只是个丧失了个性,没有了实质与内涵的,名不副实的地区了。
 录入: 

上一条:小小家族(下) 下一条:最初的晚餐

  • 韩师中文系《大学语文》精品课程 © 2006-2016 版权所有 daxueyuwen.host.hstc.edu.cn ©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QQ:29320741 E-mail:liuwenju@hstc.edu.cn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