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园地 >> 学生习作 >> 正文

时光,请你慢慢走

时间:15-12-07 10:45:50 点击:

时光,请你慢慢走

物电学院2013121335万琳琳

一串叮铃铃的时光,在月台上恍惚了几个世纪。
近乡情更怯
略显昏暗的房间里,一盏老灯干瘪地亮着,像极了躺在床上的爷爷,我担忧地问着:“爷爷,你还认识我吗?”他睁开眼睛望向我,笑了笑,说“那怎么能不认识呢?”奶奶之前已经告诉过我爷爷不认得人了,我还是想试一试,似乎是有些自欺欺人吧!可听他这样说了,一股更浓的心酸便涌上心头,原来我们竟是一样。是啊,原本,我就是在他的照顾下成长的啊。
总能回想起我们坐在门口,大板凳说着,小板凳听,红红的大铁门右侧,一高一矮两个人,煞是应景。在没有跟小伙伴一起玩的日子里,我几乎天天待在爷爷身边听他说历史,那些他所知道的跟经历的。我很喜欢这种口口相传的故事,它比我去阅读书籍来得更直接更具体也更有韵味。记得莫言说他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我觉得爷爷也是,不同的是,爷爷的听众里我似乎始终是最忠实的一个。爷爷说三年灾害时期的艰难度日,让我知道了节约;说太爷爷经历的战争,让我明白一个国家政权建立与保卫的不易;在他说他是一个党员是眼里放出的光芒,我读懂了他当时的自豪。
“爷爷,现在换我讲故事给你听……”
最好的时光
跟高中同学重走了一遍高中,十六岁到十八岁,人生中最懵懂最有活力的三年,全在我的高中度过。由于当时新校区刚投入使用,我们是她的第一批学生,可以说这三年当中她变得更美而我们成长得更好了。即使现在到了大学,还会在假期回去走一走看一看,总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心头萦绕着,似是说不清道不明,可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母校情结吧!
在教室里坐了会,以前的那种感觉仿佛全都回来了,仔细去回想甚至都可以想到老师上课的每一个细节,班主任微微探着身子一遍遍问“是不?听懂了不?”;化学老师的眼镜总是喜欢滑到鼻梁上,像个小老头;物理老师总像没睡醒的,又时不时地给你来个大喷嚏,震醒所有昏昏欲睡的孩子;英语老师总是很温柔的语气,说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每个老师都是那么的不同,却又小心翼翼地呵护我们成长。还记得语文老师总爱找我聊天,告诉我一些人生道理。所以我一直觉得教师就是我们在知识河流中缓慢摸索前进时一直在岸边看着我们成长或是可以在我们前面带领我们的人。
又遇见最初的自己……
游子的归属
独在异乡为异客,这几乎是每个游子最深的感受,独在异乡并不可怕,可悲的是异客,所谓异客就是始终融入不到这种新鲜的文化氛围中,偌大的世界里仿佛只剩自己,周围人来人往却始终与我无关。但潮州的文化有接纳外来者的大气,我的同学们也都考虑到我的感受,我还记得我到这里的第一个中秋,我吃了不知道多少个同学送来的蛋黄月饼,我在这里找到了归属感,即使这里没有我的家人,但她们都很亲近。
韩师离家三千多里,单程便要花费我至少一天一夜的时间。很多人不能理解一个女孩子怎么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读书,我之所以来这么远可能是个意外,但一直想要走出去的想法却是一直存在的。知道爸爸在那个交通不那么便利的年代几乎走遍了中国,读过余秋雨的《行者无疆》,如今我在外求学,也向往着这份自由、洒脱。偶尔一个人独自坚强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其实性格这种东西是会被影响的,尤其是最亲近的人以及爱读的书。
你看,我还有第二个家。
也许等到有一天爷爷离开我我会十分不舍,甚至有些无法接受,毕竟他现在已经八十多岁,但我不会有遗憾,在他还在的时候,我用自己最多的时间陪伴。母校也会发展得更好,会有更多美好年华的学生见证她、记住她,她也会因这些学生更加美好。我虽已经离开她,却觉得比在时更想念。 所谓“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这大学我还要再待两年,游子也许还会当很多年,但这些又有什么好畏惧的呢,究其所以,人生就是这样一场一直前进的旅行不是吗?文化无界,流荡天下。
"青春可以遮盖一切,就像花草可以遮盖荒山",我虽已不再青春,但可以怀抱着青春的激情继续前行。所以啊,时光,请你慢走些。

 录入: 

上一条:幸福是什么? 下一条:“疯子” 骑士

  • 韩师中文系《大学语文》精品课程 © 2006-2016 版权所有 daxueyuwen.host.hstc.edu.cn ©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QQ:29320741 E-mail:liuwenju@hstc.edu.cn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