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园地 >> 学生习作 >> 正文

脚踏车尾

时间:15-06-27 23:14:17 点击:


脚踏车尾,深深扎着一条心情轨迹。
翻看日记,看悲喜在日子里散落,让心情堆砌成书,远离尘嚣,心旷神怡。青春年华,稍微衣角摇曳,心情比春风和煦,胜骄阳绮丽。问你:十年之后,一定也会如此轻易,这般彻悟地快乐?初心待始终,不畏惧姹紫嫣红过后的繁花落尽,轨迹之内定会再生轨迹。太多的记忆,在文字里,散落满地,哪一天,偶尔想起,回首捡拾,轻吹细呼,抖落上面厚积的尘土。时光深刻陈旧,思念历久弥新。
脚踏车尾,我想,最沉重承载着的,是母亲对女儿的疼惜。我们的少年纪,有一个人,付出,她心底未经过滤的细腻。当我回首寻找那些不易察觉的无微不至,惊觉默默把最好的归为淡到轻易忽视的?隔了时间,淹没华年,爱与真实又怎能在同一杠杆上衡量?我们的沉默,掺杂他们的无声,轻易埋葬曾经紧握的珍贵。
她,赋予脚踏车尾最初的涵义。那时,农村小屋被一大块蜡黄泥砖堆砌起,里面的孩子,没有城里小孩的“幸运”,却为物质生活,担忧明天。然而,这个女子,却从未教我,明天是为生活奔波劳累的。她,一个从城里嫁到乡村的姑娘,在夏季大农忙,与村里的妇妪到田里挥洒汗水,大娘笑她傻,在那个年代,竟然嫁到农村来了,踩在田坂的她微微笑着,说一句:农村空气清新,人情好,人心淳朴,城里比不上。
公公已经不在,婆婆是很好的人,有善良的心,他却脾气不好,逆反,抽烟,赌博,性格不羁,却因他隐藏不坏的心,她坐上他的脚踏车尾,来到泥黄小屋的木门前。不久,捏着生了锈的巴掌长度圆头尖尾的钥匙,扭开了古老的贴着旧红纸的木栓门锁。屋里,以前公公挖下一口井,四季夜晚,天井的方形阔口盛住一群零碎闪闪的星,它们顺势溜到井水里淘气一番,有时娇羞的月亮也躲进这里来,慢慢地,井水映出了她的脸,涟漪微漾。冷冬卷去荒凉,我在一个初春的夜晚游离出她的身体,哭在他的掌心,开始了一个生命的开落。末春夜晚,她在天井口边的红色圆胶盘里帮我拍打爽身粉,在木盆里搓洗她手织的绣有“快乐小宝贝”字样的粉红小毛衣。从此,生活的土地垦开了。
她是知识女性,对事有见解,在村里备受尊重。我想,他的沉沦,是她有一颗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心,燃亮了他那从小因失去父亲,受到欺负、缺乏教养和依靠的灰暗世界,冷冷的他会给她写信,潦草的字迹,或蓝或黑的墨痕,一封又一封,被她细细收藏在旧掉的,吊挂两个生锈大圆环的黑色木柜子里。他们,开始了新的生活,怀一丝丝串成的曙光,迎接了小小的我。衣食贫困,荤餐稀少,她却要给我如城里孩子一样的教育,幼小的我,坐上她的脚踏车尾,安分在她的背后,上幼儿园了。在那个被他安装上儿童木座的脚踏车后,她的发拂抚我的脸,惹来我笑声咯咯,如今,似乎在某个地方隐隐弥留一种发香,定格在时光的碎片里,暗香于眼里未染纤尘,闪闪发亮的幼稚眼眸中。
后来,生活起步了,她紧跟时代,对现代科技满怀好奇,他教她踏板车,我上了大学,分隔两地,偶尔,在繁琐里,我会很怀念那段时光,有个小小的地方。我依旧坐在她后面,依旧安心,却是另一种感觉,踏板车开得迅速,风再也不轻悠,有些思想还来不及成形已被风凌乱,慢慢地,我发现,时间也快了,她老了,我的心也在生活的起落中隐匿起情绪来了,再也不会在她车后咿咿呀呀哼不成调的歌,再也不会咯咯笑着说不成句的话。再后来,有一东西叫做秘密,分明二字,却把人隔得很远,很远!
动作不如从前利索的她,坐上了我的脚踏车尾。我在迎面的风里思想,近乎祈祷式对守恒定律深信不疑,那些感觉,也许并没有弄丢,只是转移了。也许,她的感觉就是那时我的感觉,只是,时光给我们的默契,谁都不轻易说起,谁都没有提及,谁都不会忘记,让它漫成回忆,让它藏在拂动我你发间分明黑白的风,以及日记。
脚踏车尾,在成长的深度边缘沾染灵性,那里,除了斑驳的锈痕,还有轨迹,关于你的,我的,我们的。那时,快乐很简单,或许,简单就快乐。大人眼里的未来,我们定义,未来。农家孩子,无多余的可利用物资,快乐亦以另一种方式。
那天,我在你的脚踏车尾,望黄中带青的稻谷,叹又是一季收成期,仿佛就在不久前,割稻谷,你在屋子等我归来讲田畔郊野的趣事,为庄稼上的虫子笑声咯咯,为被镰刀割出小口的稻谷青杆能吹成一段说不上名字的短曲惊奇。如今,你一手支着脚踏车的扶手,一手撑住伞挡去过分“眷顾”我的阳光。长大了。是的,轻轻地,我们都在匆匆之中告别了那年。
那年,还害怕番薯地暗藏的24条蛇,这年,已不种番薯。我们念书,要寻大人眼中的东西,未来,在我们幼稚的眼眸里,被逼出新的定义。水井冷了又暖,探头看深深的水底,我们的脸被映出不再是幼小稚嫩的模样,一个个冬天从指间缝隙溜走。当那天,你看见姐姐,在那个人的脚踏车尾,当那天,你撑起一把红花伞,把我送出一个门,送进另一个门,把你疼爱的姐姐牵到他的手上,满腔怀着他会如你这般把我珍爱。或许,我泣不成声,为童年的一去不回,为对分离的无可奈何,为幸福的成全与牺牲。时光真坏,也许平行时光的我们还是童年的模样,你是会摸摸我的头,把我当妹妹疼惜,却又让我嫉妒的漂亮弟弟。如今,允许我用未脱的稚气,在殊不知情中,把童年时光,最后告别。
画面,清晰如初,坐在你的脚踏车尾,看夕阳中的大桥,分明,在嘈杂中,你我,并没被街道涌动的人流淹没,在你背后,看你苍白却好看的侧脸被夕阳照得嫣红生花,我笑,“若允是男生,一定会喜欢小丸子的”,你坏笑嚷:“幸亏不是,祸害人间。”两个女孩咯咯大笑。
一起走过高中时代。令我欣慰的是这个女孩,如今,已脱去往日的病容,愈加绽放她的光芒。开学,你的短信,只有三个字,我哭了,原以为终将别离的情绪,不易出口,有太多的不舍并不被现实所允许,在各自的记忆里,各自珍藏与美丽,那是我们,在没心肺的青春里,最美的默契。我只能把你,在日记里,如初珍藏。那时,你陪伴我,在课间,笑隔壁学美术的男生,在走廊展现一个“三步跳”的尴尬。走过似乎萧瑟迷离的一场考试,告别高中的夜,我坐上你的脚踏车尾,去参加毕业晚会。一切如你簌簌落下的泪般在我的手上风干。
多年后,我用尽力气保全的回忆,是否还能如初般把你感动?多年后,我们又会在哪片或繁华或凋敝中浮浮沉沉,历尽铅华和繁琐?亲爱的,若到那时,请你为我保留当初属于我的那份心情。
一切都不免说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
20岁的日记: “那夜,一路随风,我在他的脚踏车后,有种想哭的冲动,我是那么想,那么地想,静静坐着,脚踏车永远不要停下,让它载着两颗纯洁的心,走到世界的尽头”。日记里的夜慢慢地拉下帷幕,把夕阳照射下的淡红色教学楼完全吞没,每一天,反复轮回,只是,我的高中并没有永恒地延续,一切,都随着那几张白得刺眼的薄纸一同消失在埋葬许多青春梦想的考场,一同被丢弃在记忆的角落,谁又回头顾惜,一一捡起。我们的青春,蹑着手脚,无可挽回地一去不复返。
上了大学,我时常怀念那时的男孩与女孩,他们是纯真的开始,那时,生活还舍不得改变他们稚嫩的模样。而男孩的脚踏车尾,却时常让我的心如酒意微熏。遇见一个高中时代,遇见最初的你在日记里肆意写下:日子的枯与腴,无法阻止我走向幸福的步伐。那时的你我,无保留的天真,最美的遇见。
有一种梦,系在脚踏车尾,有一种幸福,开在你的背影。于是,我细细珍藏,点点滴滴,深知来时不容易,不轻言放弃,拥有的,用心感激。
脚踏车尾后,最初的感觉,其实是风的温柔与细腻。在青春的花期,女孩开始编织一条关于幸福的丝带,于是有了绵延。我的幸福,悄悄萌芽,开放,一如花期,唯独,少了凋谢。

 录入: 

上一条: 下一条:对明星吸毒引发的思考

  • 韩师中文系《大学语文》精品课程 © 2006-2016 版权所有 daxueyuwen.host.hstc.edu.cn ©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QQ:29320741 E-mail:liuwenju@hstc.edu.cn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