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学内容 >> 电子教案 >> 正文

屈原《楚辞•渔父》

时间:11-08-29 08:46:27 点击:

【教学目的要求】

1. 了解文章的文学表现手法和文体的特点。

2. 理解文章所表现出的两种不同的人生态度。

3. 了解传统诗词中的渔父意象及其文化意蕴。

【重点、难点】

1. 文章的文学表现手法和语言特点。

2. 文中所体现的古人的人生态度。

【所用课时】2课时

【教学内容】

一、作者的生平及创作情况

屈原的生平资料,比较可信的仅有《史记》中一篇传记。这篇传记似乎存在错乱,有些地方不易读明白。现在加上屈原作品中的自叙,和研究者中较流行的看法,姑且对他的生平描绘大致轮廓。

  屈原(约前340—约前277)名平,字原,是楚国的同姓贵族。祖先封于屈,遂以屈为氏。屈原年轻时受到楚怀王的高度信任,官为左徒,“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史记》本传),是楚国内政外交的核心人物。据推算,他当时仅二十多岁,可谓少年得志。后有上官大夫在怀王面前进谗,说屈原把他为怀王制定的政令都说成是自己的功劳,于是怀王“怒而疏屈平”(同上)。屈原被免去左徒之职后,转任三闾大夫,掌管王族昭、屈、景三姓事务,负责宗庙祭祀和贵族子弟的教育。

 这以后,楚国的内政外交发生一系列问题。先是秦使张仪入楚,以财物贿赂佞臣靳尚和怀王宠妃郑袖等人,用欺骗手法破坏了楚齐联盟。怀王发现上当后,大举发兵攻秦。可是,丹阳、蓝田战役相继失败,并丧失汉中之地。此时屈原曾受命使齐修复旧盟,但似乎没有结果。此后由于怀王外交上举措失当,楚国接连遭到秦、齐、韩、魏的围攻,陷入困境。大约在怀王二十五年左右,屈原一度被流放到汉北一带,这是他第一次被放逐。

  怀王三十年,秦人诱骗怀王会于武关。屈原曾极力劝阻,而怀王的小儿子子兰等却力主怀王入秦,结果怀王被扣不得返回,三年后死于秦。在怀王被扣后,顷襄王接位,子兰任令尹(相当于宰相),楚秦邦交一度断绝。但顷襄王在接位的第七年,竟然与秦结为婚姻,以求暂时苟安。由于屈原反对他们的可耻立场,并指斥子兰对怀王的屈辱而死负有责任,子兰又指使上官大夫在顷襄王面前造谣诋毁屈原,导致屈原再次被流放到沅、湘一带,时间约为顷襄王十三年前后。

  在屈原多年流亡的同时,楚国的形势愈益危急。到顷襄王二十一年,秦将白起攻破楚都郢(今湖北江陵),预示着楚国前途的危机。次年,秦军又进一步深入。屈原眼看自己的一度兴旺的国家已经无望,也曾认真地考虑过出走他国,但最终还是不能离开故土,于悲愤交加之中,自沉于汨罗江。他自杀的日子,可能是五月五日或距这一天很近。五月五日原来是楚地的传统节日,后来人们就把这一天作为纪念屈原的日子,其本来意义,反而鲜为人知了。

  屈原与楚国最高统治集团的冲突,出于多方面的原因。在外交方针上,屈原主张与强秦对抗,具有远大眼光。而怀王贪利受骗,顷襄王畏怯妥协,都不能接受屈原的正确主张,反而因为他坚持己见而加以惩罚。在内政方面,屈原主张“修明法度”、“举贤授能”,实行使国家富强的“美政”。他向慕儒家传说中的圣君贤臣,对政治抱有某种理想主义的态度。同时他又蔑视那些贪鄙的贵族,主张改革内政,这当然也会使许多人与他为敌。此外,屈原的性格,也是造成他的悲剧的重要原因。从屈原的作品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他是一个感情激烈、正直袒露而又非常自信的人,这种性格加上少年得志,使他缺乏在高层权力圈中巧妙周旋的能力,因而也就难以在这个圈子里长久立足。还在屈原受到重用的时候,上官大夫就轻而易举地使怀王疏远了他,这不能说完全是由于怀王的昏庸(否则无法解释怀王起初怎么会重用他);应该说屈原的性格,以及他在政治上的理想主义态度,同实际的政治环境本来是难以协调的,何况当时楚国又正呈现衰乱的状态。在历史上,像这种诗人气质与环境的矛盾,不断地造成人生悲剧,同时也造就优秀的文学。

  屈原的作品,在《史记》本传中提到的有《离骚》、《天问》、《招魂》、《哀郢》、《怀沙》5篇。《汉书•艺文志》载屈原赋25篇,未列篇名。东汉王逸《楚辞章句》所载也是25篇,为《离骚》、《九歌》(计作11篇)、《天问》、《九章》(九篇)、《远游》、《卜居》、《渔父》,而把《招魂》列于宋玉名下(《汉书•艺文志》基本上是以刘向、刘歆父子《七略》为依据,《楚辞章句》则是为刘向所编《楚辞》作的注释。所以这两种理应是一致的)。可知对这25篇中部分作品的归属和真伪,汉代就存在争议。大致说来,现代研究者多认为《招魂》仍应遵从《史记》,视为屈原之作;《远游》、《卜居》、《渔父》,则伪托的可能性为大。(章培恒、骆玉明《中国文学史》)

二、文本详析

《渔父》一文存在着两大疑问,一是作者问题,《渔父》究竟是否为屈原所做,一直以来存在着争议。东汉王逸《楚辞章句》将其归入屈原的作品,古人多从此说,但今人持不同看法。郭沫若便认为《渔父》可能是非常熟悉屈原生活和屈原思想的楚人的作品。尽管是与否,论者莫衷一是,但有一点大家是有共识的,《渔父》中那种坚强信念、反抗世俗的精神,是贯穿于屈原辞赋之中的,与屈原的人生哲学和处世态度一致。刘勰评此文:“《渔父》寄独往之才,”仅凭作者高洁的品格和精神境界,把《渔父》放在屈原的其他作品中,一点都不逊色。

  二是文章所表现的内容,是实录,还是虚构?司马迁把《渔父》录入《屈原列传》,显然是将之视作真实发生的事情,然而宋洪兴祖却认为:“《卜居》、《渔父》,皆假设问答以寄意耳。而太史公《屈原传》、刘向《新序》、嵇康《高士传》或采《楚词》、《庄子》渔父之言以为实录,非也。”无论是实录,还是虚构,《渔父》这种设为问答的方式,创造了不同凡响的文学效果。文章中,屈原、渔父形象分别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在言语往来中,他们各畅所志,把这两种人生选择明白清晰地呈露在读者面前。借助这两个形象的对比,屈原身处困厄时,内心的挣扎得到了完全的表现。应该说,在屈原其他的作品中,这种内心的挣扎也经常存在,在屈原最著名的诗篇《离骚》中,便曾虚构了“女媭(女伴)”的形象,假托女媭责备他,说他的性格太耿直、太孤傲了,劝他从俗从众,借以反映屈原自己矛盾的心态。不过,《渔父》集中地突出了屈原内心的冲突,它的表现方式更为生动、更为具体。

  屈原《渔父》对后世文人所产生的影响,很大程度上体现在“渔父”这一形象上。在文章中,渔父作为屈原的一个对立面出现的,屈原要坚持自己的操守,不与世俗妥协,渔父劝他不妨灵活一些,要学会“与世推移”,作者虽然在二者之间有自己明确的选择,但感情态度也没有否定渔父的意思,因为渔父本身还是洁身自好的,在他的和光同尘、不做抗争的主张中,包含了睿智和超脱。其优游容与于山水之间,没有世俗的纷扰,保有自己的一份闲适的心情,如王逸评屈原文中那位渔父:“渔父避世隐身,钓鱼江滨,怡然自乐。”显然要比劳心苦志、形容憔悴的屈原来说,要轻松、自由了许多。所以,中国古代的文人,无论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总会对“渔父”的生活状态心向往之,神企羡之。而“渔父”的意象,也就相应地嬗变为触发文人情思的文学“原型”之一。在诗词中,有唐高适的“曲岸深潭一山叟,驻眼看钩不移手。世人欲得知姓名,良久向他不开口”(《渔父》);李白的“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柳宗元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江雪》);宋朱敦儒:“摇首出红尘,醒醉更无时节。活计绿蓑笠,惯披霜冲雪。晚来风定钓闲,上下是新月。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鸿明灭。”(《好事近•渔父词》);明王士祯:“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题秋江独钓图》);等等。绘画中,许道宁、吴镇、戴进等都绘有《渔父图》;古琴曲中有《渔樵问答》、《欸乃》、《渔歌》、《醉渔唱晚》等曲。“渔父”成为中国隐逸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个文化因子。

  有意思的是,先秦时期,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庄子也有一篇与屈原《渔父》同名的散文。《庄子?杂篇?渔父》中有两个主要人物:代表道家思想的渔父,和与之对立的儒家创始人孔子。文章以 “孔子游乎缁帷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开篇,叙述了“渔父”和孔子之间关于人生价值的对话。孔子秉持“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人生信念;渔父则道出了法天贵真、虚静无为的观念。文章结尾,孔子为渔父的思想所折服,“孔子再拜而起”,执弟子礼,“请因受业而卒学大道”。

  庄、屈两人的同名散文,有同,也有不同之处。相同之处是两者都通过自设问答的方式来表现内容,渔父形象的思想观念也比较接近,都是老庄道家一派,主张尊循时命,顺应自然。不过,庄、屈两人在价值趋向上各有侧重。《庄子?杂篇?渔父》贬儒扬道的倾向十分明显,至始至终,代表道家的渔父都高高在上,孔子的屈尊求教和执弟子礼,凸显了渔父“圣人尊之”的地位。屈原《渔父》中,屈原是站在与渔父相对立的立场上的。屈原没有说服渔父,渔父也没有让屈原改变心志,最后在“沧浪歌”中,渔父扬长而去,很好地保持了两种价值观念之间的张力。

三、其他参考资料

1. 历代对《楚辞》及《渔父》作品的评价

● 东汉王逸《楚辞章句》

《渔父》者,屈原之所作也。屈原放逐,在江、湘之闲,忧愁叹吟,仪容变易。而渔父避世隐身,钓鱼江滨,欣然自乐。时遇屈原川泽之域,怪而问之,遂相应答。楚人思念屈原,因叙其辞以相传焉。

● 宋洪兴祖《楚辞补注》

《卜居》、《渔父》,皆假设问答以寄意耳。而太史公《屈原传》、刘向《新序》、嵇康《高士传》或采《楚词》、《庄子》渔父之言以为实录,非也。

● 《文心雕龙•物色》

山林皋壤,实文思之奥府。屈平所以能洞鉴风骚之情者,抑亦江山之助乎?

● 梁宗岱《诗与真二集》

  《卜居》,《渔父》和《九歌》都是屈原所作。如果不是屈原,必定是另一个极伟大的抒情诗人——结果还是一样。《九歌》即使一部分原来是民间的颂神曲,亦必经屈原(或另一个伟大抒情诗人) 底点化,或者干脆就是屈原借来抒发自己底幽思的,不然艺术不会那么委婉雅丽,内容那么富于个人的情调。《卜居》和《渔父》则显然是屈原作来自解自慰的,所谓“借人家杯酒,浇自己块垒”。渔父和卜尹都不过是屈原自我底化身(exteriorisation du moi),用一句现代语说。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善用“自我底化身”的,屈原而外,有庄子和陶渊明。庄子底寓言用这种写法的极多,且不举例。陶渊明则《形影神》,《五柳先生传》,以及《饮酒》里的“清晨闻叩门”,“有客常同止”,《拟古》里的“东方有一士”都是极完美的例。据商务印书馆1936年版

2.文体常识——骚体

  韵文体裁的一种。得名于屈原的作品《离骚》。由于后人常以“骚”来概括《楚辞》,所以“骚体”亦可称为“楚辞体”。由于汉代司马相如的《长门赋》、《大人赋》,班固的《幽通赋》,张衡的《思玄赋》等作品与《离骚》体裁相类,所以后者亦被称之为“骚体赋”。这样,“骚体”又包括了与《离骚》形式相近的一些赋。

  骚体是屈原在楚国民歌的基础上所创造的一种抒情韵文,以《离骚》为代表,一般篇幅较长,句式灵活参差,多六、七言,以“兮”字作语助词。另外,过去有人总结过,“骚”调以虚字为句腰,腰上一字与句末一字平仄相异为谐调,平仄相同为拗调;《九歌》以“兮”字为句腰,句调谐拗亦同。骚体可以称诗,亦可以指赋。汉以后署名蔡琰的骚体《悲愤诗》后半部分,韩愈的《复志赋》,柳宗元的《惩咎赋》、《闵生赋》等均可归入骚体类。3.《渔父》的价值

问:屈原是在怎样的背景下写作这部作品的?

  屈原是一个很有理想的政治家,他对于社会、对于人生,都有自己一种很美好的看法,而且为实现自己美好的理想,一直在奋斗。他的被流放,实际上是他奋斗遇到了挫折、遇到了失败。他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故国处在一个危机当中、个人的事业处在挫折当中这样一个困厄的境地,在这样的情况下写下了《渔父》。所以《渔父》表现的是屈原自己内心的一种矛盾,以及在矛盾面前,自己最终的一个抉择。我们可以把渔父理解为真的屈原在泽畔碰到一个老人,可能还是一个打鱼的人,和他有过一番类似的谈话。但是,也可能只是屈原自己把自己内心的矛盾,用一种文学的手法表现出来了,也就是所谓的自设问答。这个渔父可能是个虚构的人,他内心里有两面,这两面在他心里形成了一种张力:一面就是社会既然如此,我何苦这么执著呢?我也有能力来适应它。适应它,我的处境就会好起来,至少我不会处在危险的境界里。这是一个声音。可是另一个声音也同时在响,说,我的社会理想、我的政治理想、还有我自己人格的追求,不能够为一时的这种名利,或者是外界的这种诱惑、压力所动摇。我要坚持。那么这两种声音,他把它化为两个形象,就有了渔父和屈原的这番对话。那么这个作品,我们想这样来理解,可能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实际上,《渔父》、《远游》、《卜居》,完全可以和《离骚》对照来读。《离骚》也表现了屈原内心的这种矛盾,不过《渔父》是用另一种更灵活、更生动的方式,集中地体现了这样一种矛盾的状态。它通篇没有最后一个结论。屈原没有说服渔父,渔父也没有说服屈原,最后渔父自己扬长而去。但是我们知道屈原,他在这篇作品里,表现的是一种矛盾的心态,但是他最后用自己的行动作了一个结论——这就是自沉于汨罗。当然自沉于汨罗这件事情,用我们今天的人来看,对于这种具体的行为方式完全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是他自沉于汨罗所表现出来的,对于自己理想的这种珍爱,对于自己这种操守的坚持,对于自己整个人生价值取向的执著──这样一种精神,我想我们今天仍然应该抱着一种十二分的崇敬。

问:您能进一步谈一下这部作品的艺术价值吗?

   当时的人──生活在封建时代的人──只要是作为一个有良心的、有知识的、有头脑的一个读书人,或者说一个世人,或者哪怕是一个一般的人,都有这样一种两难的选择。那么对于我们今天的人,其实何尝不是如此?面临着一种选择,最后自己作出一个和自己的人格有着一种提升意义的最后的决定,我想《渔父》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它塑造了一个文化范型。那么这种文化范型的影响是长远的。另外还有一点,这篇文章很短小,但是写得很生动,特别是它这种自设问答。这种方式在词赋的发展史上是一种滥觞之作。

问:您能谈谈《渔父》对后世留下怎样的影响吗?

  它对后世的影响,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说,它这里面是两个人物:一个屈原很执著,一个渔父很旷达。可是到后来,对后代的文人发生了影响,这两个形象往往是糅合到一起的。后来人们很多都愿意来谈渔父,实际谈的那个渔父和屈原里的渔父稍有不同:这个《渔父》篇里的渔父,它是作为屈原的一个对面,不是对立面。屈原是要坚持自己的操守,渔父说,不妨随和一些,“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就是说我们可以随环境,自己可以有一个新的选择,我们适应它。我濯缨也罢、濯足也罢,反正我还是濯了。所以他既有自己的某一种原则和立场,或者行为方式,但是又有一种变动。屈原是执著,他是一种超脱。某种程度上他有一种和光同尘,但是到了后来,很多文人都写渔父词,或者是塑造渔父的形象,往往是把这两个结合到一起。面对着一种或者是不理想的,甚至是污浊的、丑恶的社会,那么我要洁身自好。这是一面,这一面和屈原有相似的地方。另一面追求一种无拘无束的、自由的人生境界,把这两个结合到一起了。一方面有一种高洁的人格和人生境界,另一方面我还要自由,要摆脱社会的一些名钩利锁,或者其他方面的束缚。比如柳宗元“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个“独钓寒江雪”的画面和里面的这种意味,我们可以体会。它有一个品格高洁,然后是一种自信。再比如他的另一篇《渔翁》“欸乃一声山水绿”,这也是渔父撑着船远远地逝去了。可是逝去,它不是带着一种和光同尘的说法逝去,而是带着屈原这种理想逝去。它是一种结合。那么这样一种结合在文学史上、文化史上形成了一种传统。我查了一下《四库全书》,《四库全书》里点击一下“渔父”这个词,出现了2,676条。这里面当然不全和屈原的《渔父》有关系,有些和《庄子》的《渔父》有关,有些可能就和一般的渔父有关。但是我大致分析一下,至少不下于千条和屈原《渔父》有或直接或间接的联系。也就是说,它作为一种文化范型,或者是这里面衍生出来的这种渔父的形象,已经成了一种符号。这个符号就是坚持操守、追求自由这样一种人生的代称。甚至于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前几年演的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一开始的主题曲“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为什么要说“渔樵”,这个道理都是一样的,都是有隐逸的味道,而隐逸又和渔父这个意象是连在一起的。所以这个作品虽然很短小,但它却成为文学史上,甚至于某种程度上文化史上、思想史上的一个经典。

  在《楚辞》里,《渔父》是很特殊的一篇。有两个问题一直在学术界有不同的看法:一个是《渔父》的作者,一个是《渔父》写于什么样的背景,或者说具体的时间。关于作者,古人大多数都相信《渔父》是屈原自己写的,而今人大多数都认为它不是屈原写的。但是,尽管不是屈原写的,也是和屈原关系很密切的人,比如说他的学生写的。也就是说,不管对于它的作者最后的认定是不是屈原,总之,和屈原是有关系的,和屈原的思想和经历都很密切,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第二个问题就是说,他在什么时候写的,或者在哪个地方写的。这大致也是两种说法。一种就是在怀王的后期,屈原被流放到汉水流域的时候,在汉水下游的某个地方写的;另一种说法就是到了顷襄王的时候,也就是说到了屈原的晚年,在汨罗江附近。“行吟泽畔”写的是洞庭湖湖畔,在这个地方写的。这个作为学术的研究是很有必要的,要找出真相,但对于我们理解这篇作品没有太大影响,因为它无论是前期还是后期写的,有一个背景是相同的,就都是屈原被流放,政治上被迫害,个人人生遇到了一种困顿,处在困恶之境下写出来的。

(节录自南开大学陈洪教授应央视国际文化频道之邀的讲座 2004年1月14日)

四、思考题思路提示

1. 本文通过自设问答的形式表现内心矛盾,你认为这种方式与直抒胸臆相比,优点在哪里?

更加形象生动,对比更加鲜明。

2. 在屈原的执著与渔父的旷达之间,你更欣赏哪一个?理由是什么?

供学生自由讨论

3. 对比《卜居》,看二者的表现手法有何异同。

相同之处,都是自设问答,以申己志。渔父形象的思想观念也比较接近。不同之处,《卜居》着力表现屈原精神的坚贞执著,而《渔父》中的屈原是站在与渔父相对立的立场上的,作品很好地保持了两种价值观念之间的张力。(此外,还可以参看本课“参考阅读”中所附的《庄子•渔父》一文,与屈原的《渔父》比较,其区别亦与此类似。)

4. 你读过的文学作品中,还有哪篇是自设问答的?

如枚乘《七发》/司马相如《长林赋》

 录入: 

上一条:《诗经•秦风•蒹葭》 下一条:《庄子·秋水(节选)》

  • 韩师中文系《大学语文》精品课程 © 2006-2016 版权所有 daxueyuwen.host.hstc.edu.cn ©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QQ:29320741 E-mail:liuwenju@hstc.edu.cn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