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学内容 >> 电子教案 >> 正文

《庄子·秋水(节选)》

时间:11-08-29 08:45:58 点击:

【教学目的要求】

1. 寓言与比喻的特点及其所蕴含的独特推理方式。

2. 《庄子》的文学价值和历史地位。

【重点、难点】

1. 了解《庄子》散文以寓言说理的特点和汪洋恣肆的语言风格。

2. 阐述文章所包含的深刻哲理,引出关于人类认知的有限性等问题的思考。

【所用课时】2课时

【教学内容】

一、作者的生平及创作情况

  此人活在距今两千三百年前,人们叫他庄子。子者,男子之美称也。庄子,这是尊敬的称呼,亦即庄先生。先生活着的时候,履历不显,声名不彰,又厌烦交际,所以除了随身的几个弟子,少有人认得他。他死后两百年,司马迁著《史记》写老子列传,顺便把他的小传附录在老子列传之后。附录小传当然简略,仅有235字。字虽少,也算难为司马迁。你要知道,司马迁那时搜集庄子的材料,庄子已死了两百年。两百年间,经历暴秦焚书,又遭楚汉厮杀,以及汉武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先秦史料星散,搜集工作多么难做。试看我们今日,搜集一些一两百年前曹雪芹的材料,立个小传,多难。偏偏传闻比事实更有趣,向声背实,误假为真,笔下哪能无错,又添益了存真之难。由是观之,这235字的《庄子小传》,真实程度恐怕不高。尤其后半部分102字写楚威王派人来请庄子去做相爷一事,最受今人质疑。的确,这像传闻,不像事实。由于所写庄子的答话很有趣,又能映照出庄子的清高与诙谐,便误假成真,被司马迁看晃眼了。235字减去102字,可怜仅剩133字,小传就更小了。

  再说这133字,还得减去司马迁对庄子著作的评论,因为这不能算是史料。这样一减,所谓小传便只剩下五句了。这五句可顺序编号如下:

(一)庄子者,蒙人也,名周。

(二)周尝为蒙漆园吏,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

(三)其学无所不窥,然其要本归与老子之言。

(四)故其著书十余万言,大抵率寓言也。

(五)其言恍洋自恣以适己,故自王公大人不能器之。

  从(一)可知,庄先生单姓周。周字怎样解释?他自己在《庄子·外篇·知北游》中作过解释。其言曰:“周,遍,咸,三者异名同实,其指一也。”周就是普遍,周就是共同。取名为周,可能隐括《易经·系辞》所说“周乎万物,道济天下”之意。怀着大志,怕人不懂,所以著书时特别解释了这个周字。还知庄先生是蒙人。蒙,又名萧蒙或小蒙,其地在宋国国都商丘的郊区。蒙人当然是宋人。宋国贫弱,境辖今之河南省东角、山东省西角、安徽和江苏两省的西北角。当初周武王伐纣王,灭掉商朝,划出中原连成一片的最穷困地区,建立一个宋国,以便发配商朝的“亡国奴”,也算给出路吧。国既贫弱,民智难免雍蔽。先秦诸子著作说到蠢人,多称其为宋人。庄子虽是宋人,也不放过自己的同胞。《逍遥游》篇,千里迢迢贩卖帽子到越国去的傻瓜是宋人,贱卖祖传护肤秘方的练丝专业户也是宋人。《山木》篇,分不清姨太太谁美谁丑的旅馆主人是宋人。《外物》篇,全城小贩协助别人哭丧,哭死一半的大笑话,发生在宋国首都。《列御寇》篇,被骂作“舔屁眼”的曹商又是宋人。庄先生是宋国人,司马迁之后的刘向、班固、张衡皆持此说。

  从(二)可知庄先生做过管理漆树园林的吏员。司马迁用一个“尝”字,是说曾经做过,后来离职了。这个公职做了多久,没法知道。想来总是年轻时做过吧。这个漆树园就在蒙地,所以才说蒙漆园吏。旧说漆园乃邑地名,不是漆树园林,吾不取也。宋国国有漆树园林,想来不止一处,而庄周管理的这一处在蒙地,故称为蒙漆园,这还说的通吧。漆之为物,不但用于宫室、家具、时期、什器,且为战备所需,不可或缺。兵器、甲盾、战车都要糅过,否则不耐战用。漆是重要物资,设置吏员管理国有漆树园林,当可理解。还知庄先生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梁是宋的西邻国,齐是宋的东邻国,距蒙地皆不远,所以司马迁拿这两位国王做时间坐标。这两位国王恰好孟子都见过,事见《孟子》书中。如此说来,庄子与孟子竟是同代人。所迥然相反者,庄子守默以葆光,藏身陋巷著作,孟子逞辩才而扬己,游说诸侯猎名,一隐焉,一显焉,互不联系。孟子战斗激情洋溢,批杨朱批墨翟批许行,以“正人心,息邪说”为己任,为何不批庄周?宋代有学者这样问。朱熹回答云,“他只在僻处自说”,孟子未听说过,从何批起。不过我认为,纵然听说过,也不必去批。按照孟子的观点看,庄子的那一套虽然反动有害,毕竟不来抢孟子的饭碗,因为没有哪个诸侯会采纳那一套,这就不同于杨、墨、许之流,视而不见算了,批他做啥。批了反而替他扬名,不值。庄子生卒之年,很难落实,各家考证都属猜测。吾从众吧,假定生于公元前369年,卒于公元前286年。果如此,他应诞生在周显王元年(也是梁惠王元年),比孟子小3岁,比屈原大29岁。到他51岁那年,宋国暴君名偃的那家伙宣布称王,史称宋王偃。到他83岁那年,宋国亡了,他也逝世了。他逝世八年后,屈原投江自杀。这些坐标有助与我们看清他一生的时间位置。

  从(三)可知庄先生博学,读遍当时各家各派著作,而归宗于道家鼻祖老子的学说。不只是司马迁,我们读完《庄子》,也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来。

  从(四)可知庄先生著书十余万言。今本《庄子》共有33篇,分属内篇、外篇、杂篇三个部分,仅有65,000千余字。班固著《汉书·艺文志》却记载说“《庄子》50篇”,未说多少万言。学者多认为52篇的是古本《庄子》,晋代郭象做注释时,删掉其中不伦不类的篇什,整而洁之,乃成33篇的今本《庄子》。《庄子》的作者就是庄先生,原无疑义。从宋代起,竟成问题,聚诉至今。今人高亨认为《庄子》的外篇和杂篇不是庄子写的。为此举出三证,亦颇有力。一,《胠箧》一篇“田成子十二世有齐国”乃庄子死后事。二,《盗跖》一篇“汤武立为天子,而后世绝灭”亦庄子死后事。三,《列御寇》一篇“庄子将死,弟子欲厚葬之”显然不是将死的人写的。一二两证可用弟子或有补笔答之。第三证不懂得庄子在写寓言,戏拟临终对话罢了。

  从(五)可知庄先生不被统治者重用,甘心寂寞,著书自娱。司马迁说的“适己”也就是自娱。

(摘自流沙河《庄子现代版》)

二、文本详析

  《秋水》在《庄子》外篇,取篇首二字为题,主旨是阐述认知与价值判断的相对性。全文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为河伯与北北海若的对话,七问七答,为全篇之主体。第二部分,为其余六节,文意不相连属,疑为庄子后学仿作或散段而羼入者。本文选取第一部分的前两节,通过河伯与北北海若的两段问答,形象地阐述了小大之辨及其不确定性,得出人类认知与价值判断具有相对性的认识论判断,进而引申出对得失、生死泰然处之的生存哲学。

  文章一开始,就以精练传神的笔墨,描绘了秋水时至、百川灌河的宏伟景象,由此自然引发出河伯的骄傲自满之情。接着又从东流入海的河伯的视角,见出大海的浩淼无际,由此自然引发出河伯的惭愧无地和望洋兴叹。在此简单明了的自然现象中,读者的视野也和河伯一样顿然开阔。此段文字,可谓极尽行云流水之妙,笔意与水势仿佛已相浃俱化,了无分际。而北海若的议论,也就借此形象的呈现自然地涌流而出。以“井蛙”、“夏虫”、“曲士”三个比喻,北海若精辟地说明了认知判断总是受到生存处境的局限的道理;又以“礨空之在大泽”、“稊米之在大仓”、“毫末之在马体”三个对比强烈的比喻,形象地阐发了小与大之分别。这段文字,可以说是《逍遥游》篇“小知不及大知”的精彩发挥。而当河伯在破除了自以为是的成见,随即又陷入了小不及大的新成见时,北海若又从“量无穷”、“时无止”、“分无常”、“终始无故”等四个方面,越过具体的感性直观层面,思辨地阐述了他相对主义的时空观和变化观,并从这一自然哲学的洞见中,进一步引申出“得而不喜,失而不忧”、“生而不悦,死而不祸”这种超脱旷达的人生哲学,充分体现了庄子哲学贯通天人的周延性。至于“计人之所知,不若其所不知;其生之时,不若未生之时”,则又是《养生主》篇“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之论的发挥。这个见解足以提醒我们,在无限广阔而深邃的世界面前,人类应保持谦逊的态度和清醒的自我反思意识。

  以寓言来阐说哲理,在《孟子》、《韩非子》等先秦诸子的散文中也可以看到。但是在孟子那里,以寓言说理只是偶一为之,而不是像庄子这样,以如此密集的寓言为文章之主干,把哲学论文几乎写成了一部寓言故事集。在《韩非子》中,也有极为丰富的寓言故事,就数量而言甚至超过了《庄子》,其中所蕴涵的哲理也极为深刻和精警,但却不像庄子这样,以超常乃至怪异的想象,构想出如此恢诡谲怪的人物和世界。可以说,《庄子》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汪洋恣肆的文章风格、“意出尘外,怪生笔端”(刘熙载《艺概·文概》)的形象世界,在本文中都得到了相当清楚的体现。正因为如此,人们更倾向于认为,《秋水》之文,非庄子不能作,其思想与文体,在《庄子》全书中均堪称一等。

三、其他参考资料

1.《庄子》二则

《庄子·天下》说:“芴漠无形,变化无常。死与生与,天地并与,神明往与!芒乎何之,忽乎何适,万物毕罗,莫足以归。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庄周闻其风而悦之。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时恣纵而不傥,不以觭见之也。以天下为沈浊,不可与庄语,以卮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其书虽瑰玮,而连犿无伤也;其辞虽参差,而諔诡可观。彼其充实不可以已。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其于本也,弘大而辟,深闳而肆;其于宗也,可谓稠适而上遂矣。虽然,其应于化而解于物也,其理不竭,其来不蜕。芒乎昧乎,未之尽者。”

《庄子·寓言》说:“寓言十九,重言十七,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寓言十九,藉外论之,亲父不为其子媒,亲父誉之,不若非其父者也,非吾罪也,人之罪也。与己同则应,不与己同则反;同于己为是之,异于己为非之。重言十七,所以已言也,是为耆艾。年先矣,而无经纬本末以期年耆者,是非先也。人而无以先人,无人道也;人而无人道,是之谓陈人。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因以曼衍,所以穷年。不言则齐,齐与言不齐,言与齐不齐也,故曰言无言。言无言,终身言,未尝言;终身不言,未尝不言。”

2. 历代评论选

● 明代方孝孺《逊志斋集》卷十二《张彦辉文集序》说:“庄周为人有壶视天地、囊括万物之态,故其文宏博而放肆,飘飘然若云游龙骞不可守。荀卿恭敬好礼,故其文敦厚而严正,如大儒老师,衣冠伟然,揖让进退,具有法度。韩非、李斯峭刻酷虐,故其文缴绕深切,排搏纠缠,比辞联类,如法吏议狱,务尽其意,使人无所措手。”

● 清代方东树《昭昧詹言》卷十二说:“大约太白诗与庄子文同妙,意接而词不接,发想无端,如天上白云卷舒灭现,无有定形。”

● 清代刘熙载《艺概·文概》说:“《庄子》文看似胡说乱说,骨里却尽有分数。彼固自谓猖狂妄行而蹈乎大方也,学者何不从蹈大方处求之?

  《庄子》文法断续之妙,如《逍遥游》忽说鹏,忽说蜩与学鸠、斥鷃,是为断;下乃接之曰‘此小大之辨也',则上文之断处皆续矣,而下文宋荣子、许由、接舆、惠子诸断处,亦无不续矣。

  文之神妙,莫过于能飞,《庄子》之言鹏曰‘怒而飞',今观其文,无端而来,无端而去,殆得‘飞'之机者。乌知非鹏之学为周耶?

  意出尘外,怪生笔端,《庄子》之文,可以是评之。其根极则《天下》篇已自道矣,曰:‘充实不可以已'。

  文章蹊径好尚,自《庄》、《列》出一变。佛书入中国又一变,《世说新语》成书又一变。此诸书,人鲜不读,读鲜不嗜,往往与之俱化。惟涉而不溺,役之而不为所役,是在卓尔之大雅矣。

  文家于《庄》、《列》外,喜称《楞严》、《净名》二经。识者知二经乃似《关尹子》,而不近《庄》、《列》。盖二经笔法有前无却,《庄》、《列》俱有曲致;而《庄》尤缥缈奇变,乃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也。”

● 闻一多《庄子》(载《闻一多全集》之二)说:“庄子的文学价值还不只在文辞上。……他的思想的本身便是一首绝妙的诗。

  一壁认定现实全是幻觉,是虚无,一壁以为那真正的虚无才是实有,庄子的议论,反来覆去,不外这两个观点。那虚无,或称太极,或称涅槃,或称本体,庄子称之为‘道'。……有大智慧的人都承认道的存在,信仰道的实有,却不象庄子那样热忱的爱慕它。在这里,庄子是从哲学又跨进了一步,到达文学的封域。他那婴儿哭着要捉月亮似的天真,那神秘的怅惘,圣睿的憧憬,无边际的企慕,无崖岸的艳羡,便使他成为最真实的诗人。

  庄子的著述,与其说是哲学,毋宁说是客中思家的哀呼;他运用思想,与其说是寻求真理,毋宁说是眺望故乡,咀嚼旧梦。他说‘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因以曼衍,所以穷年',一种客中百无聊赖的情绪完全流露了。他这思念故乡的病意,根本是一种浪漫的态度,诗的情趣。并且因为他钟情之处,‘大有径庭,不近人情',太超忽,太神秘,广大无边,几乎令人捉摸不住,所以浪漫的态度中又充满了不可逼视的庄严。是诗便少不了那一个哀艳的‘情'字。《三百篇》是劳人思夫的情;屈宋是仁人志士的情;庄子的情可难说了,只有超人才载得住他那种神圣的客愁。所以庄子是开辟以来最古怪最伟大的一个情种;若讲庄子是诗人,还不仅是泛泛的一个诗人。

  读《庄子》,本分不出哪是思想的美,哪是文字的美。那思想与文字,外形与本质的极端的调和,那种不可捉摸的浑圆的机体,便是文章家的极致;只那一点,便注定了庄子在文学中的地位。……这境界,无论如何,在庄子以前,绝对找不到,以后,遇着的机会确实也不多。

  如果你要的是纯粹的文学,在庄子那素净的说理文的背景上,也有着你看不完的花团锦簇的点缀……诗,赋,传奇,小说,种种的原料,尽够你欣赏的,采撷的。这可以证明如果庄子高兴做一个通常所谓的文学家,他不是不能。

寓言成为一种文艺,是从庄子起的。……谐趣和想象打成一片,设想愈奇幻,趣味愈滑稽,结果便愈能发人深省——这才是庄子的寓言。”

● 扬之水《先秦诗文史》说:“庄子和孔子,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影响于后世的文学,也是如此。可以说,孔子是把人放在一个历史的社会的秩序里,庄子则把人放在宇宙的生命的秩序里。孔子系心于日用伦常中的人生,庄子关怀着天地大化中的人生。孔子是为人之道,庄子乃为生之道。孔子奠定了根基,所以是深厚。庄子拓展了视野,所以特别有着精神世界的广大。‘天地并与,神明往与',即与天地同体也,与造化同运也。发之为文,在孔子,是触处皆实理;在庄子,便触处皆幻相。”

四、思考提示

1. 你认为这种对话体在说理时有什么好处?有什么不足?

对话体多通过两个人物的问答和辩论来阐述道理,善于将不同思想的碰撞或逻辑思辨的过程有机地呈现出来,其语言也容易具有生动、活泼和个性化的特点。其不足之处是思路和逻辑有时不够严谨。

2. 在先秦诸子中,还有谁喜欢用寓言故事来阐述其哲学思想?

韩非子。《韩非子》中的《内储说》、《外储说》、《说林》、《喻老》、《十过》皆为寓言故事之专集,其数量居先秦散文之首。然其寓言主要取材于历史和现实,与庄子寓言的奇幻谲怪呈现为完全不同的风格。

3. 在阐述哲理时,本文使用了多种修辞手法,请指出来,并说明其效果如何。

拟人、比喻、对比、排偶,说理形象而有力。

4. 本文中有若干语句,在后世化为人们习用的成语,请指出来。

望洋兴叹、贻笑大方、坐井观天、太仓稊米。

5. 比较庄子和孟子的文章风格,谈谈二者间有何差别? 教师引导学生自由讨论。

 录入: 

上一条:屈原《楚辞•渔父》 下一条:李商隐《无题二首(其一)》

  • 韩师中文系《大学语文》精品课程 © 2006-2016 版权所有 daxueyuwen.host.hstc.edu.cn ©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QQ:29320741 E-mail:liuwenju@hstc.edu.cn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