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学内容 >> 电子教案 >> 正文

《下棋》 梁实秋

时间:11-08-29 08:40:42 点击:

【教学目的要求】

1. 了解小品文的基本特征。

2. 注意梁实秋的散文与其他作家散文的不同,由此认识现代散文风格的多样性。

【重点、难点】

1. 白描技法的运用。

2. 作者的生活态度及对其的评价。

【所用课时】2课时

【教学内容】

一、作者的生平及创作情况

  梁实秋(1903—1987)祖籍浙江杭州,生于北京,原名治华。1915年入北京清华学校,1923年毕业后留学美国,先后在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数所大学学习,获哈佛大学文学硕士学位。1926年回国,结束了他的学生生涯。回国后,先后任教于东南大学、暨南大学、复旦大学、青岛大学、北京大学、中山大学。曾和胡适、徐志摩等人共创新月书店,是当时文坛“新月派”后期的大将之一。早期梁实秋专注于文学批评,坚持将描写与表达抽象的永恒不变的人性作为文学艺术的文学观,批评鲁迅翻译外国作品的“硬译”,不同意鲁迅翻译和主张的苏俄“文艺政策”,主张“文学无阶级”,不主张把文学当作政治的工具,反对思想统一,要求思想自由。这期间和鲁迅等左翼作家笔战不断。

  1938年抗战开始,梁实秋在重庆主持《中央日报·平明副刊》。期间,他在副刊上写了这么一篇编者按:“现在中国抗战高于一切,所以有人一下笔就忘不了抗战。我的意见稍为不同。于抗战有关的材料,我们最为欢迎,但是与抗战无关的材料,只要真实流畅,也是好的,未必勉强把抗战截搭上去。至于空洞的‘抗战八股’,那是对谁都没有益处的。”“我老实承认,我的交游不广,所谓‘文坛’,我就根本不知其坐落何处,至于‘文坛’上谁是盟主,谁是大将,我更是茫茫然。”这篇小小的编者按引发了文坛的大地震。有人在报纸上说,抗战时期的一切都与抗战有关,写文章也一定和抗战有关联,你梁实秋说某些文章可以“与抗战无关”,是何居心?

  “与抗战无关论”的罪名让梁实秋背负了几十年。但是据统计,梁实秋在抗战期间所写的文章里,提到“抗战”二字的次数很多。他在抗战开始时力主抗战,被日本人定为抗日分子,为躲避日本人的迫害,孤身一人从汉口逃到重庆,和夫人长期别离六年之久。他对日本人的痛恨可想而知。1940年,梁实秋本来想随一个访问团到延安去访问。毛泽东发电报说,我们不欢迎梁实秋来。梁实秋只好终止随团访问。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又把梁实秋定为“为资产阶级文学服务的代表人物”。先是鲁迅的“丧家的资产阶级的乏走狗”,又有毛泽东的亲批在后,“反动文人”的罪名,是无论如何也洗不清了。1949年梁实秋去台湾后,他的作品在大陆再也没有出版过(和鲁迅在台湾的待遇一样),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才有出版社出版他的散文。

  梁实秋年轻时也发表过一些政治言论,例如和胡适、罗隆基合著《人权宣言》等。1949年去台湾后,任台湾师范大学外文系主任,文学院长。专注于学术和教书,远离了现实政治。梁实秋从1930年开始,到1967年,用了37年的时间,独自一人翻译《莎士比亚全集》37卷。他还曾编著过三十多本字典和教科书,常见有《远东英汉大字典》等。

二、文本详析

  《雅舍小品》的文章,谈的全是人生中的凡人小事。大体上可以分为几类:各色人等,世相情状,文化艺术,生活习俗,日用器物,等等。举凡作者漫长而相对单纯的教书、写作生涯中所经所见的凡人小事,几乎都能涉笔成趣,写出一篇篇精彩而又朴素的小品文。其温文典雅、含蓄简练,深得中国传统笔记小品的精髓;其睿智渊博和不动声色的幽默调侃,则显然来自英国随笔散文的熏陶浸染。作者于中国传统文学和欧洲文学均有精深造诣,故谈论古今中外文化,能融会贯通,浑然天成,毫无雕琢文字、卖弄学问的痕迹。相对于同时代乃至现在许多人的食洋不化,食古也不化,梁实秋的文章分明高出不止一筹。

  随笔写人生琐事,单纯记录描写世相细节并不难,难的是能于众人熟视无睹处发现人生的荒谬愚蠢,可笑可叹,进而有所感悟,以此提醒读者不妨作点反省,看自己是否可笑人做了可笑事。本篇颇能体现梁实秋文章的特点。

  第一段先写棋迷下棋时的情状,没有褒贬,寥寥几笔白描,已令读者忍俊不禁。以下再写棋盘上竞争心理的生动表现,其次再写看棋者的情状,最后发表评论,指出许多人之所以爱好此道,“是因为它颇合于人类好斗的本能”。只有认真计较输赢的人,“才深得棋中之趣”,颇有点睛的效果。

  休闲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人除了从事维持生存所必须的生产劳动、社会活动之外,尚有非功利的游戏消遣活动,比如下棋,比如观看文艺演出等等。阅读轻松的文学作品诸如武侠、侦探、言情小说之类,也是人生消遣的重要方式。小品文作为消遣品,它的读者对象主要不是一般大众,而是以有一定文化水准的人为主。给知识阶层提供典雅优美的消遣文字,正是小品文的主要社会功能。当然,小品文在提供给人消遣的同时,也包含一定的思想文化批判意义,比如20世纪20年代中期鲁迅主持的杂志《语丝》上的随笔,就具有强烈的针对现实的批判意义。提倡幽默的林语堂,在30年代主办了《论语》和《人间世》杂志,其中上发表的幽默小品文,同样也具有一定的讽刺意义。优秀的小品文,在中国传统散文中就有很多杰作,从晋代的《世说新语》开始,一直到现代,历代都有优秀的小品文,这些文章是中国文学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梁实秋这种热衷于小品写作的文学趣味和人生姿态,除了性格使然外,实与他的出身教养有大关系。梁氏家庭虽非聚财巨万的世族豪门,也属家境殷实的官宦人家。事实上,在五四运动前后那十几年间,能上清华继而留学英美的,大多是上流社会的富家子弟,读书留学均能过优游不迫的生活,因而他们对社会低层教少了解,对人生困顿的体会教为欠缺,对具有草根意识而倾向革命的作家作品自然也比较隔膜难以认同,甚至干脆就反对激进的社会改造和革命运动。正是这样的立场,导致梁实秋同鲁迅发生争论,而被鲁迅骂为“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这显然与梁实秋本人的自我身份认同有较大距离,他总是以不依附于任何势力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自居的。因此双方的对立之尖锐紧张就无法调和。在文学思想上,梁实秋和新月社的主要成员诸如徐志摩和闻一多等,大都信奉欧洲19世纪末的浪漫主义、唯美主义和20世纪20年代的新人文主义,强调文学的独立价值和非功利的审美趣味,认为文学对社会的作用是通过其艺术感染力来实现的,不能把文学简单化地作为政治宣传和社会教化的工具。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当抗战事起,文艺界大力呼吁所有文学家都要围绕抗战来创作,所有作品都要为抗战服务(夏衍在1938年甚至说:不表现抗战的作家该杀)时,梁实秋却坚持认为,不能要求所有人所有作品都直接为抗战服务。作品质量低劣,主观愿望再好也无法为抗战服务;即使不直接写抗战,甚至与抗战无关,但艺术水平高,同样可以起到为抗战服务的作用。梁实秋的这种主张当然遭到左翼文化界的猛烈批判。而梁实秋也坚持自己的立场,在撤退到四川后,非但不写抗战,反而变本加厉,把自己住的竹屋命名为雅舍,专写类似于《下棋》的这种小品,离抗战似乎更远了。

  以上两桩公案,决定了梁实秋在现代文学史上的微妙地位:政治上的不正确和《雅舍小品》在艺术上的成功,使人们对他的评价颇感困难。这后面隐含的悖论也许是永恒的:审美与历史,文学与政治,个人与集体,总是容易发生对立冲突,只不过在不同的历史语境中有不同表现罢了。鲁迅1926年在广州的演讲《文学与政治的歧途》对此有深刻论述。现今的人们,与其纠缠昔日恩怨的旧账,倒不如直接面对作品,从当下的阅读感受出发,去作我们自己的历史和审美评判。

三、其他参考资料

1. 时人评价

● 徐静波《梁实秋散文选集序言(节录)》

梁实秋在中年以后十分爱读英国作家兰姆的《伊利亚随笔》和周作人的散文。这自然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中年以后的梁实秋,在历经了各种的风风雨雨和战争灾难以后,他的心境逐渐趋归于一种超脱式的恬淡宁静。因此,他在兰姆那充满闲情逸致而又风雅幽默的随笔中找到了自己的精神世界。在周作人那雅淡冲和、氤氲着旧派士大夫气息的苦茶小品中得到了自己的情绪寄托。因此,起始于《雅舍小品》的梁实秋的大部分散文,一般没有对社会事变的迅即感应(他对外界的政治风云已不很感兴趣),也没有小知识分子迷惘情绪的咏叹发抒(他也早已度过了这样的精神迷惘期)。他的作品,大都是从一己的人生经验出发,说古道今,谈人论物,在幽默诙谐中含蕴了几分讽刺,又在讽刺揶揄中透出了几分亲切和温厚。他后期的散文题材,大都取自平凡的日常人生,男人,女人,稚童,老耆,无所不谈;洗澡,睡觉,喝茶,饮酒,无所不写,但都体现出一种清雅通脱的襟怀,透发出几丝闲逸悠然的气息,颇有些东晋人的遗风和晚明人的潇洒。究其底蕴,实际上是一种对于人生的玩味。

──选自林呐等主编《梁实秋散文选集》,百花文艺出版社1988年版

● 蓝棣之《梁实秋散文》

他有很高的幽默才能,据有的文学史家的看法,梁实秋的幽默才能在幽默大师林语堂之上,甚至还略高于讽刺散文家钱锺书。梁实秋的散文,不以抒情为主,也不似周作人那种札记式的随笔;他以遣趣为主,抒情和致知自在其中。梁实秋的散文并不如絮语,富有诗情的“美文”,他不大留心孕育意境,锤炼字句,只求达意。他的散文风趣幽默,也有所会心,话中有耐得咀嚼的智慧,还有博雅的知见。他那美善和谐、趣义交织的风格,对于稳健的知识分子,尤其是中年人,有难以抗拒的魅力。

──选自《中国散文鉴赏文库·现代卷》,百花文艺出版社1990年版

2. 参考阅读

梁实秋《饮酒》

酒实在是妙。几杯落肚之后就会觉得飘飘然、醺醺然。平素道貌岸然的人,也会绽出笑脸;一向沉默寡言的人,也会议论风生。再灌下几杯之后,所有的苦闷烦恼全都忘了,酒酣耳热,只觉得意气飞扬,不可一世,若不及时知止,可就难免玉山颓欹,剔吐纵横,甚至撒疯骂座,以及种种的酒失酒过全部地呈现出来。莎士比亚的《暴风雨》里的卡力班,那个象征原始人的怪物,初尝酒味,觉得妙不可言,以为把酒给他喝的那个人是自天而降,以为酒是甘露琼浆,不是人间所有物。美洲印第安人初与白人接触,就是被酒所倾倒,往往不惜举土地畀人以交换一些酒浆。印第安人的衰灭,至少一部分是由于他们的荒腆于酒。

  我们中国人饮酒,历史久远。发明酒者,一说是仪逖,又说是杜康。仪逖是夏朝人,杜康是周朝人,相距很远,总之是无可稽考。也许制酿的原料不同、方法不同,所以仪逖的酒未必就是杜康的酒。《尚书》有《酒诰》之篇,谆谆以酒为戒,一再的说“祀兹酒”(停止这样的喝酒),“无彝酒”(勿常饮酒),想见古人饮酒早已相习成风,而且到了“大乱丧德”的地步。三代以上的事多不可考,不过从汉起“九月酒榷”之说,以后各代因之,都是课税以裕国帑,并没有寓禁于征的意思。酒很难禁绝,美国一九二○年起实施酒禁,雷厉风行,依然到处都有酒喝。当时笔者道出纽约,有一天友人邀我食于某中国餐馆,入门直趋后室,索五加皮,开怀畅饮。忽警察闯入,友人止予勿惊。这位警察徐徐就座,解手枪,锵然置于桌上,索五加皮独酌,不久即伏案酣睡。一九三三年酒禁废,直如一场儿戏。民之所好,非政令所能强制。在我们中国,汉萧何造律:“三人以上无故群饮,罚金四两。”此律不曾彻底实行。事实上,酒楼妓馆处处笙歌,无时不飞觞醉月。文人雅士水边修禊,上山登高,一向离不开酒,名士风流,以为持螯把酒,便足了一生,甚至于酣饮无度,扬言“死便埋我”,好像大量饮酒不是什么不很体面的事,真所谓“酗于酒德”。

  对于酒,我有过多年的体验。第一次醉是在六岁的时候,侍先君饭于致美斋(北平煤市街路西)楼上雅座,窗外有一棵不知名的大叶树,随时簌簌作响。连喝几盅之后,微有醉意,先君禁我再喝,我一声不响站立在椅子上舀了一匙高汤,泼在他的一件两截衫上。随后我就倒在旁边的小木炕上呼呼大睡,回家后才醒。我的父母都喜欢酒,所有我一直都有喝酒的机会。“酒有别肠,不必长大”,语见《十国春秋》,意思是说酒量的大小与身体的大小不必成正比例,壮健者未必能饮,瘦小者也许能鲸吸。我小时候就是瘦弱如一根绿豆芽。酒量是可以慢慢磨炼出来的,不过有其极限。我的酒量不大,我也没有亲见过一般人所艳称的那种海量。古代传说“文王饮酒千钟,孔子百觚”,王充《论衡语增篇》就大加驳斥,他说,“文王之身如防风之君,孔子之体如长狄之人,乃能堪之。”且“文王孔子率礼之人也”,何至于醉酗乱身?就我孤陋的见闻所及,无论是“青州从事”或“平原督邮”,大抵白酒一斤或黄酒三五斤即足以令任何人头昏目眩粘牙倒齿。唯酒无量,以不及于乱为度,看个人自制力如何耳。不为酒困,便是高手。

  酒不能解忧,只是令人在由兴奋到麻醉的过程中暂时忘怀一切。即刘伶所谓“无息无虑,其乐陶陶”。可是酒醒之后,所谓“忧心如醒”,那份病酒的滋味很不好受,所付代价也不算小。我在青岛居住的时候,那地方背山面海,风景如绘,在很多人心目中是最理想的卜居之所,唯一缺憾是很少文化背景,没有古迹耐人寻味,也没有适当的娱乐。看山观海,久了也会腻烦,于是呼朋聚饮,三日一小饮,五日一大宴,豁拳行令,三十斤花雕一坛,一夕而罄。七名酒徒加上一位女史,正好八仙之数,乃自命为酒中八仙。有时且结伙远征,近则济南,远则南京、北京,不自谦抑,狂言“酒压胶济一带,拳打南北二京”,高自期许,俨然豪气干云的样子。当时作践了身体,这笔账日后要算。一日,胡适之先生过青岛小憩,在宴席上看到八仙过海的盛况大吃一惊,急忙取出他太太给他的一个金戒指,上面镌有“戒”字,戴在手上,表示免战。过后不久,胡先生就写信给我说:“看你们喝酒的样子,就知道青岛不宜久居,还是到北京来吧!”我就到北京去了。现在回想当年酗酒,哪里算得是勇,真是狂。

  酒能削弱人的自制力,所以有人酒后狂笑不置,也有人痛哭不已,更有人口吐洋语滔滔不绝,也许会把平素不敢告人之事吐露一二,甚至把别人的阴私也当众抖露出来。最令人难堪的是强人饮酒,或单挑,或围剿,或投下井之石,千方百计要把别人灌醉,有人诉诸武力,捏着人家的鼻子灌酒!这也许是人类长久压抑下的一部分兽性之发泄,企图获取胜利的满足,比拿起石棒给人迎头一击要文明一些而已。那咄咄逼人的声嘶力竭的豁拳,在赢拳的时候,那一声拖长了的绝叫,也是表示内心的一种满足。在别处得不到的满足,就让他们在聚饮的时候如愿以偿吧!只是这种闹饮,以在有隔音设备的房间里举行为宜,免得侵扰他人。

《菜根谭》所谓“花看半开,酒饮微醺”的趣味,才是最令人低徊的境界。

──选自林呐等主编《梁实秋散文选集》,百花文艺出版社1988年版

四、思考题思路提示

1. 你认为这一类“休闲”式的生活小品文,价值在什么地方?

为人们的休闲生活提供愉悦,引发感悟,进一步或能在思想感情上得到陶冶。

2. 你有过类似的生活经验吗?你是否对此有过超然、幽默的观感?

引导学生自由讨论

3. 作者最后的总结分析准确吗?你能否举一反三,提出类似的现象做一下分析?

启发引导学生讨论

 录入: 

上一条:鲁迅《复仇》 下一条:余光中《我的四个假想敌》

  • 韩师中文系《大学语文》精品课程 © 2006-2016 版权所有 daxueyuwen.host.hstc.edu.cn ©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QQ:29320741 E-mail:liuwenju@hstc.edu.cn 后台管理